杂记

12.18 的一些所思

刚刚写完中日文化习俗的差异与思考,准备刷会知乎然后学习线代(划水),看到了一场长达 2000 年的文化触碰,一场 2000 年前匠人留于兵马俑指纹与如今一名匠人摄影师对其的发现,引发我无数的遐想。

先秦时期便有庄周《逍遥游》“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我们的一生长吗?我们的一生可以留下点什么呢?就像那位秦国工匠或者是每一个沉淀于历史长河中的默默无闻的人一样,几百几千年后的我们又会是已一种什么样的形式出现在未来人们的眼里呢?2020 新冠肺炎的幸存者?(笑)

或许不应该想那么远,因为世界之大,能被后人记住的也就寥寥无几,最后我们可能都会变成一个个数据被后人来做分析吧。就像一个过度忧患的朋友这么说:或许明天就是世界末日,那么我们今天还能做什么呢?我自认为是一个很乐观的人,但毕竟乐极生悲 (好像这个成语不是这么用的吧),有时也会想到如果接下来就遇到不测。所以及时行乐贯彻了我的信条,不过面对感情好像还是哆哆嗦嗦的,不过这便是另外一个故事啦。

怎么去及时行乐呢,我个人的想法很简单:让自己快乐,尽可能的去给喜爱的人们带来快乐与幸福,给每一个陌生人传递快乐,并不断像理想中的自己努力靠近。

就此搁笔,想想下周一的线性代数的期末,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