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随笔

  2020 年不知不觉都过了 1 /6,距建站到现在都过去了整整一个月了,咕咕咕 ,好像一直都没用动笔写过什么东西 / 笑,这绝对不是因为我懒,这绝对是我在 认真地学会 做一个摊子。不过正逢疫情,难以从生活中挖取出什么有趣的事情出来,从最初每天捧着个手机刷微博知乎和几个朋友约着游戏,到后来打开电脑对着屏幕发呆,要么就打开 Mooc 刷着课,心不在焉的记着些笔记。

   所以小王的二月基本是在十分重复之中度过了,也不知道从何开始,(可能过久没有吸收阳光的滋润)活得越来越浮躁了,学一样东西的热情消退的速度会以二次函数的形式着日递减着。就像入门 python 基本的语法,明明觉得可以 2 周内学完,从寒假就开始学习到现在才基本学完,给自己预设的目标基本上没有什么在预期内完成的。甚至一款游戏,一本小说都没有玩完或者读完,总之想法与目标设的很多,但最后啊,总会手机一捧床上一倒,埋头大睡。呐,希望可以早日走出这个高度颓废的怪圈吧。/ 摊手

   吐槽也就到这里啦,总的来说二月也做了不少事情啦,做了成功的乳酪蛋糕,炖出了美味了红酒牛肉,最终也趁着中国疫情的好转,江苏的多日没有新增的情况下在二月底悄悄的溜出去找了个空房子与朋友好好的聚了聚,煮糊了和火柴人虽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暴躁,但空气中洋溢着快乐,(没想到丸子姐玩游戏竟如此厉害)。又打了三国杀, 月孙我绝对不是故意把你弄死的 hhh,接着又玩了剧本杀,虽然逻辑上有一点经不起推敲,但确实是我玩过最有趣的一个剧本,结局也是足以出乎意料,事后总结也许可能是月孙 乱带节奏 认真推理才会如此欢乐吧。总体而言,真是度过了愉快的 2 月最后一天(要是没有最后孤零零的洗碗那就更棒啦!



   最近虽然说着净化网络,不知为何总是感觉网倒是没有净化的干净,倒是越来越多的键盘侠在肆意妄为,微博已经不再是人们发表自己看法的地方,反而越来越变成人们宣泄自己不满与幼稚的地方,虽然在净网,但却依旧有人在发表着草菅人命的言论;虽然在净网,但依旧有人不分黑白的在网络上大放厥词。我想,当你在一部分人们爱好筑墙的同时,依旧做不到给予那些把生命看作儿戏的言论者绳之以法,如此净网是不是有些主次不分了呢?



   虽然最近有些事情吵得沸沸扬扬,但我国毕竟是个中央集权的国家,只希望决策层可以考虑听听人民的声音,完善自己应该说清应该做到的事情。

   祝愿大家都能平安喜乐!中国加油!武汉加油!